《社会、经济和哲学——波兰尼文选》

 

 

要有这样一个问题,一个好问题,就要猜测一些隐藏着的东西的存在,这些隐藏的东西却是可以接近的,位于某一特定的方向。被猜测为隐藏物的线索的事实在想象力中激发起问题;并且当问题被解决了,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线索构成了发现的一部分,或者至少是发现成果的恰当的前提条件。因此问题的线索预示了未来发现的面貌,并且指引探究的心灵去做出发现。(266)

 

看到一个好问题就是看到一些隐藏的但是可达到的东西。要做到这点,就是把一些原始经验整合成指向我们知识鸿沟的线索。着手研究一个问题就是让自己相信将最终填补这个鸿沟,并且因此和实在建立新的关联。(274)

 

任何经验陈述的内容均有三重不确定性:它所依赖的线索很大程度上是不能被指明的;整合线索的原则是不能明确规定的;所谈论的实在是不可穷尽的。(299)

 

在最初的认识形式上,在感官感知的事实中,我们深入地遭遇到我为所有层次上的知识种类所假定的结构的真正形式。(379)

 

艺术作品一般是通过两个互斥因素的整合而构成的。一个因素是试图传达信息,另一个因素是与传达信息相矛盾的艺术结构。由这两种因素形成的和谐混合所具有的性质,既不能在自然中找到,也不能在人类事物中找到,因此,它不能传达有关真实事件的信息。但是,它可以提取我们未加组织的记忆并将他们包含在自己的结构之中,从而唤起我们自身深处的情感。(407)